DND跑团战报-《世界尽头的酒馆》

第一次写跑团战报

Posted by tianchen on September 11, 2022

摘要

有幸能够线下参与猫牧老师带的短团《世界尽头的酒馆》,是一个DND5E规则的奇幻冒险团,建卡规则为AL(冒险者联盟规则)。 刚跑完趁还有印象先记录下梗概。

人物介绍

  1. PC: Alan-Starfield: 阿兰-星域
    • PL: A-suozhang
    • 侏儒 - 奇械师 - 战地工匠
  2. PC: Eden
    • PL:锦鹿
    • 半精灵 - 吟游诗人
  3. PC: Lilith
    • PL: 云大师
    • 变种人类(龟龟) - 德鲁伊
  4. PC: 我忘记叫啥名字了(叫Naya?)
    • PL: 竹子
    • 半兽人 - 战士
  5. PC: Lil-L
    • PL: 子博
    • 人类 - 盗贼

1st Campaign: 2022-09-11

Scene0: 引入

所有人进行敏捷豁免,大家叠罗汉一样的掉落在了酒馆之中(敏捷豁免失败的Alan(11)被叠在了最下面,但是猫头鹰却出奇的高(Roll出了19),所以站在边上)。盗贼L看到了4个扭成一团的人,将最底下的小侏儒拎了出来,环顾四周场景是一个酒馆。

(大家介绍一下自己)

  • 叠罗汉的各位:
    • 一个带着斗篷的黑人,梳着脏辫,脸上长满了胡茬,看起来很市井。
    • 最顶端是一个龟龟(女性),四脚朝天,自己翻不过来,尝试去够自己的龟壳护盾,脖子上带着吊坠,乘着水;被黑人掀了过来
    • 最底下是侏儒,白毛,前面两根呆毛,蒸汽风格的护目镜,戴着两个机械袖套,背着包,包上有两个风扇
      • 我的雕:猫头鹰,两根钢铁的眉毛,一根长一根短,像橄榄球一样
    • 人类,20岁左右小奶狗,背上很多乐器,很激动
    • 兽人女性,遮住自己身体怕吓人,带盾和剑

一个可爱的小号女地精,蓬松的橘色头发向这群人走来,穿着酒吧女招待的声音。”欢迎你们来到世界尽头的酒馆,我是Momoth,也可以叫我小鼠“。大家完全忘记了是怎么来这的,以及是为什么来这的。”无数次被踢出酒馆,还是第一次被踢进一个酒馆“盗贼说“如果这有魔法,赶快停了”(有一种熟悉的感觉,DejaVu)。龟龟和兽人去开门,看到一条道路穿过麦田导向远方的山峦,往门外走的时候发现被弹回来了,发现那其实是一幅画。诗人选择去座位享受,机械师也选择带着雕去了座位那边。龟龟用水晶球预知未来看到黑色,盗贼启动了心灵交互,开启了聊天频道。诗人以一种比较活跃的方式,对各种东西都很感兴趣和友善的样子。

之后是和各种NPC交涉,感觉没有特别好,没有问出太多东西来。醉酒的半身人(动用了一个次级复原术复原它的醉酒反而给她惹恼了)知道了她是圣骑士,并且盔甲上有很多伤痕(疯狂的鉴定它的伤疤,有没有魔法伤害之类的)。老矮人,似乎是某个地方的国王,装备很好。三个市井怪人在赌博,能听懂盗贼黑话。一个男姐姐,一个;去后厨和主观见面,是个叫Bob的机器人酒保,提醒大家不要上楼。

远处有一个铁栅栏门的小电梯。中途我们做了一些准备,龟龟召唤了一个小松鼠魔宠上二楼侦查,法师用法师之手手摇这个电梯。机械师也捏了一个发条小玩具(本来是准备逗小女孩开心的,但是并没有小女孩,而是一个半身人圣骑士)。小松鼠走到了二楼,是一条漆黑的通道,延伸向前,是很多房间,透着红光,从房间的缝底下,看到了有人的脚的影子,然后就看到松鼠视野变红,丧失了龟龟的控制。

大家上到了二楼,临走前,侏儒把自己的一个魔法瓶子交给了Momoth。做好战斗准备并且击败了发狂的小松鼠(后日谈:DM表示这是一个给Lv1准备的怪,我们都Lv6了,所以乱杀)。探索发现每一个房间上面都写着一个人名(包括酒馆里的所有人和我们团队里的几位)。我们按照顺序(线下PL坐的顺序)依次观看房间。首先是龟龟Lilith的房间。

是她当初生活的家,非常有乡野气氛的一个屋子,从窗口能看到(但是不能触及)她(已经逝去的父母)在沙滩上的尸体。但是房间里能传来她父母叫他吃饭的声音,但是似乎却不能够沟通。酝酿了一段感情,在我们想让诗人弹奏一点舒缓的音乐的时候,隔壁COC团除夕,放起了唢呐的音乐-步步高(很应景)。诗人表示不想看过去的回忆,想要离开这里。大家都表示希望窥探隐私。

Lil-L的房间是令人不安的红光,但是是一个旅馆的房间,两张床,其中一张上放着一些年轻女性的衣物。拐弯的地方传来了做饭的地方,也听到年轻女性的声音(稚嫩)。一个毛玻璃相隔的房间,能看到一个很小的女性身影。双方的对话文不对题。DM表示Lil-L大概率是一个无耻之徒,不会有照顾他人这样的事情。

下一个是侏儒的房间,自己把门拉开,用咏叹调说:“女士们,先生们,今晚要发生的是一具孤独的独角戏”。门把手烫手,门自己打开,后面是一片火海。研究室,里面有2-3具人的尸体,还有一些动物的声音。侏儒对着火海鼓掌,拍了拍猫头鹰。里面的人一定死绝了。

然后是诗人的房间,他以为会是“母亲离世告诉他真相”。是一个宫廷的场景,里面莺歌燕舞。诗人关上门并表示自己不想要接受这个真相。他希望对自己的父亲表示期待,并选择了逃避不再继续探究这个真相。诗人自己感受到了温暖的手握住了你。

最后是战士的房间,是一个正在行动的马车的陈设,在远处有一个骑着马的疯子(她说是她的朋友)向这里丢出了一个火球,Lil-L率先跑出了房间。房间天翻地覆的翻滚,只有侏儒敏捷豁免失败,-10HP。


一层层往上摇,“准备攻击动作朋友们! - Lil‘L”刚摇到3楼和2楼之间,看到一个脚。盗贼偷袭一刀,带优势双20(有点浪费),暴击35点伤害!那个东西直接倒下消失了。摇上了3层,还是一个类似的漆黑的回廊。这一层有的门是微微张开的,泄露出红色的光,突然门和电梯的灯都黑了。大家察觉失败直接-“Roll Initiate!”投完先攻之后,敏捷豁免,所有人都过了,但是收到心灵尖啸伤害(-12)。诗人给前排和自己施加援助术,龟龟释放妖火,但是miss。大家都看不到敌人,只能准备战斗动作。战士准备擒抱。侏儒释放油腻术,但是敌人判定成功没有摔倒。下一回合龟龟妖火生效,大家一拥而上(鸟和盗贼攻击成功),战士擒抱失败。怪物对着诗人连续攻击两下,打到快死。侏儒和龟龟都给诗人加血。怪物又一个blink+aoe,对所有人造成30/15的心灵伤害,龟龟敏捷没过,妖火结束了。盗贼和侏儒顶着黑色劣势继续打蜘蛛。战士冲上去擒抱并且暴打,打死了。怪物消失之后,得到了一个银色的电梯的摇把。大家选择短休,诗人提供了休憩曲,大家恢复时候可以额外1D6。

换了新的银色摇把,到了5楼,还是原本的酒馆。3个市井人上吊了,矮人盯着熔炉发呆,有个黑色的影子构成的手臂,把穿着盔甲的半身人提了起来。鲍勃站在酒吧的中心。“为什么不好好在一层呆着!”鲍勃体型膨胀了,并且把自己脑袋拔了下来,脊髓剑!红色激光瞄向了战士。连砍两刀战士,一刀27一刀23(战士刚才48/58没回满)。龟龟走路移开抗借机,鲍勃突发两刀,出了两个20的暴击…直接给龟龟敲倒了。盗贼一个大飞镖-5+10丢到怪脸上-31。侏儒奶起了战士并且逃开,指挥猫头鹰出了暴击,造成17。鲍勃先攻击侏儒并挥砍出一道剑气造成AOE,侏儒也倒了。战士发动动作如潮,连续4打中3,结果了鲍勃。扒拉尸体的时候,在盗贼去回收飞镖的时候。突然鲍勃动了起来,抓住说“我有好好保护你吗?”。他心脏的位置有一把钥匙,拿上之后看到大家脑门上都有一个锁眼。

TO BE CONTINUED…


  • 这一次对Alan的扮演其实可以说是很糟糕了,排除掉一些尬演和聊天之外,也有很多OOC的行为
    • 一个是把导师的泥土给到了momoth,也不知道能不能拿回来
    • 拍猫头鹰骂人,TMD这个梗有点低能
    • 另外一个是完全没有去探索导师死亡的原因,可能是表达的过于疯癫了
    • 没有把犬儒主义这个点表达出来,只剩下疯癫了。更应该塑造的是一个表面无所谓,偶尔疯一下的角色。
  • 加一段戏:
    • 刚才Bob抓住lil-L的手,说“我保护好你们了吗?”这一段其实Alan看在眼里。Alan在治疗完之后,会吹着口哨在尸体上翻找,并且尝试回收材料。在这一时刻,突然一个回忆闪回。
    • 第一人称视角,双手在机械的碎片里翻造着有用的零件,周围是冷清的酒馆(突然一个闪白)同样是第一人称,从双手可以看出是一个穿着法袍的侏儒,在一片焦黑的废墟中近似疯狂的翻找着什么东西,突然在一个焦黑的残缺的人型面前停下了。(然后又是一个闪黑)
    • 第三人称视角,在一个像研究所一样的地方,深夜,在昏黄的煤油灯的灯光下。一个穿着法袍,面色年轻但是头发和胡子花白的人类男性正在合上书籍,旁边比他矮一头的一个白色头发的侏儒正在整理一些带有奥术魔法的仪器,仪器上站着一只猫头鹰,腿上有一个环上用侏儒语文字写着海瑟薇。人类男性看了看侏儒说:“我把你好好培养长大了吗?”(然后又是一个闪黑)
    • (我自己申请过一个感知豁免,对抗心灵攻击用什么)
    • 从地面往上看,像是扎在地里(第二人称视角)一个穿着皮甲和法袍的,白毛侏儒(身上没有什么机械设备),两个手上占满了各种焦黑的东西,举着双手放在面前,双目无神的盯着前方。画面的右上角(像是倒在了摄像头上)有一个焦黑的,猫头鹰的骨架。这个白毛侏儒呆了一会,从兜里拿出了20Gp,埋在了摄像机第一视角的周围。又从兜里掏出一个玻璃瓶子,在“摄像头”的第一视角周围,收集了一些还泛着蓝色光的泥土,并把塞子塞上举起来对着阳光看了俺。(如果你们有印象的话,和上二楼之前给momoth的那个瓶子是一个瓶子)
    • (这个时候又是一个闪白)一样的画面再次渐变回到了酒馆。与白毛侏儒的影像一一对应的是Alan手上拿着Bob的核心*(如果还在的话)。刚才画面右侧的猫头鹰的头骨对应着的是站在Alan身后的机械猫头鹰。Alan的笑容僵在了脸上,然后逐渐消失。喃喃道:”你会的“。
    • (我申请把Bob的心脏注能为一个人工生命仆从,并且取消我折返之靴的附魔)
    • 注能的时候应该是严肃且全神贯注的,在那之后又开始嬉皮笑脸了起来,和队友们说“看我把它修好了这样他就能真的保护我们了”
  • 我要把我的名字变成一种酒!
    • 苏打水,薄荷味苏打水+黄油,油腻又清爽。没有酒精!